卤蛋w

圈多很杂 我爱孙翔

【暗武】一往情深 1

    第一人称
      我是一个暗香。
那天我从金顶一跃而下,于是准备去下面要点零花钱再走。天公不作美下起了大雨,我在地上胡乱爬着,一个看起来是十六七岁小公子模样的武当撑着伞走过,站在我身侧,还顺手召了条毯给我趴着。
     “谢了。”我低着头道。他并没有说话。
     天晴。
     我爬出他的伞下,往车夫方向爬去,他跟着我一路走一路在我前面放毯子。
     他问我:“你要去哪里。”
     我不禁失笑,且不说我们是刚接触了一炷香都不到的陌生人,就算相识,我要去哪,与你也无关。不过还是道:“还能去哪里啊,都摔成这样了。”

     “噢。”他说着扯了条毯子给自己垫着,就这么看着我。“要不要救你。”
     我欣然同意。
    “你对我好好啊。”我如是讲到。
    “没…没有啊…我对每个摔残的都这样…只是看你有点可怜。”小公子说完后便抿着嘴。耳根发红,眼神飘忽。

    我恢复的差不多,起身准备离开。
    小公子也站起来,低着头盯着自己脚尖,问我:“你去哪里。”
    “你跟着我不就知道了。”我说着运起了轻功,向江南方向去。小公子站在墨鹤上轻松的跟在我身侧,我暗道此人功力定不在我之下。
     无事可做,我便在带他一起划船看江南的风景。小公子对江南的一切都很是好奇,看到新奇事物时,指着个东西转脸就对我笑,一向不怎么笑的我忍不住也嘴角扬起朝他笑笑。
    后来他没头没尾和我说了一句,很怀念。
    我问他缘由。
    他说,曾经也有个人带他这样游山玩水。他的语气逐渐低落,便没了下文。我没有多问。
    我竟没由来的觉得有些苦涩。
    莫约是船上的茶水有些浓吧。
    
    小公子见我划船觉得好玩,也要来掌舵,我把船桨递给他,闭目打坐休养生息。冷风吹过,我突然想起近几日总是时不时有妖风作祟,水流也时而湍急,听闻官府也派了山下的道士前去调查,我心下一惊,正想让他把船桨给我,我好带他往岸边去。
   
     睁眼抬眸,却只见竹筏直直的往前面一搜废船撞去,小公子惊叫一声,便被侧翻的竹筏往水里带,我也重心不稳,手足无措之中慌张的去揽他,却只摸到了他的衣角,两人一起跌入水中。我暗道不妙,这小公子连河湖都没怎么见过更别提会水,我在水中睁眼,小公子就在我身侧不远,紧闭着眼,鼓着腮帮子憋气,我手臂从他的脖颈伸过,把他带上水面,他抓住我在他脖颈的手,我一边带着他一边向岸边游去,到岸边的石块附近时,水已经不深,莫约到我的胸腹位置,我让他自己使力爬上去,小家伙却是魔怔了一般一动不动,难不成吓傻了?我在心中思忖。也总不可能让金贵的小少爷在水里泡着,我两手臂从他腿根环过,拖着他的臀,让他环住我的肩膀,抱着人往岸上走,折了片芭蕉叶让人做在地上,我则是就近坐在了附近的石头上,稍用点外功将身上的水烘干,盯着小道长看。
    小公子不知为何抬起袖子没有声响的抹起了眼泪,我看的奇怪,不禁打趣他:“哪个小媳妇在这哭呢,吓傻了啊,衣服都不知道烘干 小心一会儿受了凉。”
    小公子听到这话,我发现他耳根发红,随后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但其实并没有什么威胁,在我这种登徒子看来,反倒有种娇嗔的意味。
  
     一路打打闹闹送他回了武当,顺便和药房那边交代了一下他的情况,我也顺便付了药钱,便走了。
  
    此后我与小公子的接触便多了起来。
    我们的来往日益密切。门后纸箱里的信笺也日益增多。不过说来好笑,道长的信鸽不是信鸽,是一只小猫头鹰,脑侧别着小花,背后还有两把小刀,和暗香倒是相像得很。
    他同我一起去薛家庄麻衣试炼,单打独斗还能从容不迫,我也才知道他的武功比我高的不止一点点。我俩单打连环坞和薛家庄,麻衣也只找来一个云梦姐姐便轻轻松松过了。
    而我也就领他做做一些普通的万里听风类的日常课业。
   
    嘁,无所谓。

      (其实是根据我游戏里的经历改编的)
         这儿剑斩楼兰w1武当  可以找我打本
        疯狂接受建议   

【王乔】追随 中

(前篇可以戳我主页quq 手机不会添加链接)


尔后,纵使王杰希没有刻意去想,还是发现他身边多了一些奇怪的事情,在遇到那个青年之后。
比如和自己和朋友踢球时,本来要砸向自己的球,在空中突然轻微变换了一下轨迹,擦身而过。或者是那天在路边遇到好几条蛇,看都没看它一眼就爬走了。又或是那天包丢在了图书馆,找回来时什么也没有少。
又是下雨天,王杰希撑着伞回想起那个送他回家的青年,竟觉得想再遇到他一次。
就这么想着,一只手搭上自己的肩,一个熟悉声音从耳后传来:“先生您今天要请我吃饭吗?我没有带伞,只能麻烦您啦。”
回头就看见青年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浅棕色眸子中的狡黠和一点点的俏皮掩饰不住。
“好呀。”王杰希不得不承认,遇到这个青年之后,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心里忍不住的想要亲近。
两个人去了火锅店。
“你吃辣吗?”王杰希问。
“不吃的。”
“嗯,那点白汤吧,我也不吃辣。”
两个人分开去夹菜。
王杰希夹菜时,听到旁边桌的谈话。“死人吃红汤,活人吃白汤。”恍惚了一下。随后回到位置,途中看到一个面熟的男人,但突然想不起名字,对面是一个年纪看起来不到20岁的年轻人。“沐秋,荣耀已经第十区了,哥昨天创了个新号,试试散人的玩法,就用你的千机伞.....”两人点的是鸳鸯锅。
王杰希摇摇头,不以为然,但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
王杰希回到位置上,自然的把东西都涮了下去,乔一帆却还没有来,环顾店内四周,看到乔一帆在和刚才他注意到的那个男子对话。
“一帆,你就剩下几天时间了。”
“我知道,请前辈放心。”


【tbc
想不出剧情了

好看!

★Silence☆:

『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果然画多人对我的老腰极度不友好(。 ́︿ ̀。)
就算如此也是痛并快乐着,嘿嘿w

【王乔】追随

王杰希看得到鬼。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人还是鬼,他在的这个世界,还挺稀奇古怪的。
那天王杰希去超市买点日常用品,出门的时候天色发灰,但已经锁了门,存着侥幸心理,没有回去拿伞。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是瓢泼大雨。
无奈的站在店门口,打算再进去买把伞,刚扭头,一个青年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先生,我送您回去吧。”
转头一看是一个长相清秀的青年,撑着一把有点老旧的白色雨伞,王杰希看着他浅棕色的眼睛,向来不接受陌生人任何邀请的他,鬼使神差的,竟说了一句:“好。” 竟感觉心里有什么东西在向他靠近。

王杰希进入楼道之后对身边的青年,几乎是下意识的说道:“多谢你了,他日还能遇到的话,请你吃饭。”随后连自己都暗中惊讶了。
青年对他笑笑,撑着伞走出去,王杰希看着他的背影离开。
王杰希转身进屋。没发现衣兜里露出来的一截红线。

过了几天王杰希上街,在人行道等到了绿灯时,迈出两步,转头就看到一辆车还如同失了控似的往他这个方向开。就是在那一瞬间,王杰希一个激灵,向后退着。
衣兜里原本钻出来的红线,又悄悄的缩了回去。
对面街口的一位戴着黑色口罩的青年,却是暗中松了一口气,在身侧紧握着的拳头松开。


tbc.




日常和花花牵牵w

被夸可爱了好开心呀

哈哈哈哈哈码

葱开开:

我要报警了,华山仔太痴汉了
我本来以为“龙吟剑底寒潭彻,剑在匣中作狂歌”这种黄诗(?)已经很露骨了,回去又仔细品了一遍华山仔的登录界面,


千山冷落凌云道,一身狂剑并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十四州


 


?????萧疏寒????这不是武当掌门吗?!?!
自家掌门名字不写,倒把武当掌门的名字写进校训里了????这是华山哪个姓楚的写的,几个意思啊!!


 


又是黄诗,又是藏字诗(不过真的有认真藏吗),华山才是真给佬好吗!武当虽然号称给当,但其实仔细想想并没有很明目张胆地给?道长一般是汤池里暗搓搓搞,出了汤池就无事发生了    华山仔是直接把搞给写进校训里了_(:3)))不仅汤池里搞,还写进校训,在登录页面大声说出来生怕别人不知道??根本是在高调搞给啊????而且校训应该是华山上头订的吧,……仔细一想就是上面带头搞给?
……好吧我承认武当掌门也带头搞给,毕竟和某华山靓仔住了一晚上就成好朋友了呢


 


但是别人也没说把对方的名字写进校训里这么高调啊!!!华山仔这是什么操作,《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吗!!!


说起来当初进华山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击退上门要债的武当道长
打不赢还不能当华山仔(枯梅掌门请告诉我这是什么奇葩的入门条件)


然后我记得那时候道长们气得踢馆的理由,除了要债好像就是……道长们下山想搞异性恋,然后华山仔不准道长搞异性恋,把道长揍得骨折,然后道长就很气?


仔细想想觉得道长们挺委屈的,毕竟本门派没有女弟子,好不容易下趟山吧,想泡泡小姐姐,搞一搞异性恋,都要被华山横插一jio    


道长:我搞异性恋关你老母嗨事啊你条扑街仔!


这样串通一看,华山仔才是最给的那个吧


又高调,又搞事,不知道干了什么让整个江湖白榜上随处可见华仔的名字,还全是武当悬赏的


综合校训一看……讲真是不是对道长动手动脚一不小心翻车了(。)


武当搞给一般都在汤池里搞,暗搓搓搞,而华山仔,感觉是全世界都在搞,不仅搞,还把武当道长的名字都写进校训,明里搞给,明里call me by your name


华山才是最给的那个。


不说了,本华山仔今晚就要去汤池搞道长


————————————


那啥,这条是华武,本来不打算占tag的……但是评论说武华,新春到了,本华山仔比较穷( ´•̥̥̥ω•̥̥̥` )……没什么好送滴!就送您一个拉黑宝箱吧!么么哒!(笑容渐渐出现)

我的小斗神❤️

周翔推粮整理中转站:

各位好我先哭为敬……

放下那些区区绕绕的他,优秀的他,执着又明亮的他

联想起这一路走来

这么好的他去了这么好的轮回,真的是太好了


全部相关整理→这里

孙翔OOC

呜呜我爱孙翔

我爱爸爸妈妈弟弟画画:

孙翔OOC


感觉应该没人喜欢看,嘉世的最后一夜……
one night in嘉世~我留下许多情~(唱)
文如其名,ooc我的锅





今天下雨了。


陈果进超市的时候老板正一边磕瓜子一边拿手机看《武林外传》,看的特别专心,陈果不得不敲敲桌子。


老板乐呵呵的抬起头“干啥呀?”


这个小超市跟兴欣网吧也做了很长时间邻居了,老板和陈果是认识的。


“拿副牌呗。”


老板又乐呵了一下“你们网吧不行啊,连扑克牌都没有,是不是以后营养快线也要到我这儿借了?”


说完他就把《武林外传》暂停了,伸手往玻璃柜下掏。


正掏着呢,又有人推开门进来了。外面下着雨,街上都没什么人,有点安静,那个人推门也是静悄悄的,走到跟前陈果才抬头看他。


陈果一惊,是孙翔。


孙翔也看了她一眼,冲她点点头,他虽然打了伞,还是看起来有点潮湿,脸上好像有朦胧的水汽,发尖绒绒呈半透明的样子。


陈果虽然不待见孙翔,但也不是见到了就非要奚落两句的人,这时气氛安静,陈果也点头示意了一下。


“两块。”老板把牌往桌子上一扔。


陈果掏了掏兜,掏出一张五十一张一百的来,她还没说什么呢,老板就摆摆手“不找不找,你用支付宝吧。”


陈果又掏了掏兜,什么都没掏出来,这才想起出来的时候手机直接丢在店里了,正打算让犯了懒病的老板执行他身为服务人员的找钱义务时,孙翔伸出手来。


手里捏了张十块钱,老板抬眼一看,孙翔说“我给吧。”


老板不是痴迷电竞圈的人,只觉得孙翔很眼熟,可能是之前经常带着口罩来买零食的小伙子(详情见孙翔和隐藏属性),又觉得这个小伙子长得蛮好看的。


现在看来还蛮助人为乐的。


陈果不想承孙翔的情,但是一两块非要推脱又没什么意思,更何况这时候气氛远没有之前见面时那么剑拔弩张。


“谢了,下次见到你的时候还给你啊。”


孙翔又看向她,说了句“行啊。”


陈果这才发现他的眼睛也像被雨淋湿了一样,有层柔和的光晕。因为水汽,连眼睛的颜色都模糊不清了,眼睫毛似乎变重了,一缕一缕的,不堪重负的垂下来。


陈果觉得他现在很像高中里那些用忧郁迷惑少女心的男孩子,那种男生的忧郁真的很迷人,一定会有很多人喜欢他。可是这一点也不像孙翔。


她也是第一次发现孙翔的声音是很低的,是早就脱离了变声期的沉重的低音,一点也不沙哑,比平常人的声音都要低,原来他平时是用这样的声音说话吗?


陈果觉得今天的孙翔真的很奇怪,说简单点就是人设崩坏,搞得陈果都发愣了。


“你要啥啊?”老板问孙翔。


孙翔想了想,对着玻璃柜很认真的指了包烟,他的手指落在玻璃柜台上,留下含糊的倒影,影子很漂亮。


交了钱他把烟揣在兜里,走到门边拿起靠在门上的伞 ,伞湿漉漉的,他的背影又高大又安静,好像一株植物,他打开门撑开伞,水珠立刻顺着伞纷纷下滑,一道一道流下。他撑着伞走进雨中。


陈果一边想孙翔抽烟吗,一边想孙翔今天为什么这么内敛,难道真的是人设崩坏吗。


孙翔变内敛,这本来应该是很好笑的笑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没有笑出来。




门卫看着孙翔穿过马路从对面走回来。


并不是他很想这么注视着孙翔,而是孙翔那么高高大大的很难忽视。他也算是认识孙翔,孙翔是嘉世的队长,很有名的,而他为嘉世看大门,看见过孙翔进进出出过无数次。


每次孙翔都不停留,走的飞快,朝气蓬勃。


但是今天他好像有什么心事,走的有些慢,慢慢停在了嘉世的大门口。


门卫看孙翔在雨中撑着伞抬起头,好像一个中二少年,真怕他一时兴起就丢伞淋雨。


好在孙翔看起来还是很冷静的,默默的看着嘉世的大楼。现在正是傍晚,嘉世里一间一间亮着灯,在灰扑扑的雨中看起来还真有点意境。


门卫看着他,不知道该不该搭话。


犹豫半天,还是在孙翔收回目光的时候搭话了,从小亭子的窗口探出脑袋。


“孙队长,看什么呐?”一说出口他就觉得自己真没意思,难道人家孙翔心里好不容易有点深沉的心事还要对你说吗,难道要互相交流雨中的风景真美好像我逝去的青春吗?


可是话已经说出口了,孙翔老老实实的回答到“数数我的房间在哪。”


门卫心说你数这干嘛呢?还不如说是缅怀我逝去的青春呢,你说你心里难受我也不会笑你啊,因为我知道你还蛮厉害的。


孙翔解释道“我看看我关灯没,关了我就直接出去转一会儿,没关我就回去关个灯再走。”


“关了吗?”


“关了。”


门卫心说看不出来你还挺省电的,下着雨你想去哪儿呢?你这个样子看起来真的有点怂巴巴的还有点难过,其实你刚刚的确想了很多东西吧,数房间只是你的借口吧。


他不由得有点想笑,觉得孙翔找借口的能力很蹩脚,可是他又很为孙翔难过,虽然他和孙翔没什么交情。


他对电竞圈略有了解,平时也会打打游戏什么的,他其实很年轻的,看门没有看很长时间,只是打个工来看门。


他倒没有像电竞圈里的人一样对孙翔有很多意见,可能是因为经常见到孙翔从门前走过吧。孙翔很好看的,他对一个经常路过他窗前的好看的人没什么意见。


“孙队,刚刚买什么了?”他知道孙翔刚从对面的超市过来。


孙翔掏出兜里的烟“要抽吗?”


他会抽烟的,虽然现在不太想抽,可是更不想拒绝孙翔,就说了声谢谢接过来。


孙翔的手又冷又湿,但还是那么大那么漂亮,烟盒在他手中小小的。


他边抽烟边问“孙队是明天就走吗?”


孙翔点点头。


他不免想到那么这就是他和孙翔的最后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对话了,虽然他和孙翔一点感情也没有,但离别总是会催生一些莫名的悲伤。


他不知道这样的悲伤是廉价还是珍贵,但由于悲伤他突然想鼓励一下孙翔“孙队加油啊,是金子到哪里都发光。”


孙翔听后冲他笑了一下,那笑脸是很平常的笑脸,很年轻很可爱的笑,原来他是个对陌生人也会善意微笑的人,门卫想他可能是个很好的人。


但是他在电视中也看到过孙翔笑,是很张扬刺眼的笑容,也很好,他不知道他更喜欢哪种笑容。


他对孙翔不知道的实在太多了,如果平时他多跟孙翔搭几次话或许会好很多。


可是最后一次谈话已然要终结,孙翔冲他挥挥手就走了,他灵机一动心说孙翔晚上回来他还能再跟孙翔说次话。


孙翔已经走远了,背影是黑色的,傍晚仅剩的天光为他黑色的背影镀上微弱的金边。


过了一会儿门卫从亭子里出来抬头看,他记得孙翔好像住在三楼最左边,很轻易就数到了那个房间,孙翔忘记关灯了,窗户中流出来白色的光,和雨流在了一起,发光的雨滴下来了。


门卫想,孙翔真的很倔强,他看着这个他付诸雄心大志的嘉世,心里一定也下了场复杂的雨,可他只说他在数房间,数来数去也没有数到属于他的那一个。


门卫想,等到孙翔回来,一定还要再说次话。


可是等到关门也没有等到孙翔,原来孙翔在他不经意的时候进去了,走的很快。





下班回家的女孩在地铁上看手机。


她是荣耀的粉丝,虽然自己打的一般般,但是心里对大神很向往,对荣耀这个绚烂惊人的竞技世界也很向往。


到了一站,上来不少人,今天下雨了,连车厢里都带着下雨的潮湿。


有个带着口罩的人站在了她的座位前,她本来没在意,可是那人被挤了一下,手里拿着的伞滴下水来,刚好滴在她抱着的包上,留下一道断断续续的水迹。


她“哎呀”了一声,那人立刻心虚的将伞往后撤,掏掏兜没有掏出纸巾,只掏出一包皱巴巴湿漉漉的烟和几张同样狼狈的零钱。


那人又把东西一股脑的塞回兜里,弯下身用袖子擦掉那道水迹。


她又“哎呀”了一声,那人身上的水汽和一点清新的味道很快的钻进她的鼻子又很快的撤离。


她抬起头正好看到直起身的人将折叠伞夹在胳膊底下,伞上的水很快被他的衣服吸干,一点也不湿了。


好高啊,她不自觉的继续看着,他也顺其自然的和她对上了眼睛“不好意思啊。”


“没事没事。”她赶紧说,高大的男生眼睛是很漂亮的桃花眼,发着亮闪着光,是雾蒙蒙中透出的光亮,就好像雨中闪着光的窗户。


是因为下雨了吗,所以她的心也扑通扑通的有了诗意,摔摔打打的有点动心。


她不由得猜想,这一定是个刚放学的男孩子,虽然他很高,身形已经完全长成一个成熟的男人,但是他露出的眼睛是那么清澈,清澈的像不知道从哪本校园言情小说中捞出来的男主角。


眼睛中也在下雨。


又仔细看了两眼,好像越看越眼熟,男孩子也被她看的不自在起来,似乎是很心虚的往后缩。


她心里有了个猜想,拿起手机搜了张图片,拿图片和男生对比了几下。


“孙翔……?”


男孩子急忙摆手捂嘴巴的让她小声,于是她确定这人就是孙翔了。


她当然知道最近发生的与孙翔有关的事情,对孙翔还是有些不满的,而且她的本命是轮回的周泽楷,想想这不靠谱的货马上要入侵她心目中的男神团了,不免心惊胆战、五味杂陈。


可是这诸多复杂的感受,在此刻似乎烟消云散了一般,她眼前的孙翔和电视中的孙翔不太一样,清纯的眼睛中隐藏着暗淡的伤情,即不华丽也不张扬。


她心说你可不是这样的人设啊,如果你早就用你这美好年轻的小脸冲装乖卖怂,我早就沦为阿姨粉为你疯狂打call了啊。


孙翔还看着她,因为摸不清她的路数,害怕她一时冲动,叫人来一同磨牙吮血。孙翔一点也不想引起什么骚动。


好在女孩是冷静的上班族,虽然认得他好像也跟他没什么恩怨,她只是小声问“你和电视上不太一样啊。”


孙翔点点头,小声的用气音回答他“把我拍难看了。”


女孩子噗嗤就笑出来了,这个回答和她印象中的孙翔是符合的,她想孙翔的确是个张扬骄傲甚至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年轻,现在那么安静可能是因为地铁的狭隘不够他翘尾巴的。


可是看着她的那双眼睛真的像透彻的玻璃珠一样美丽,湿润的睫毛也想翅膀一样温柔的扇动。


这些都是电视上看不出来的。


“你脸好小啊。”


孙翔越发摸不清她的路数了,谨小慎微的回到“你脸也不大啊。”


女生心说谢谢夸奖,直男的夸奖真珍贵啊。她还有挺多想对孙翔说的,既有恨铁不成钢的细细数落,还有你进入轮回了一定要好好打的谆谆教诲,可是千言万语只汇成了一句话。


“你要加油啊。”暗搓搓的比了个奋斗的手势。


她又看见那双令人心动的眼睛变亮了一点。


孙翔说“好呀。”


“嗯嗯嗯,”她兴致勃勃的扒拉扒拉自己的包,想找出纸笔来“再给我签个名呗。”


最后还是问旁边的人借了只笔,没有纸,她说签在我的袖子上吧。


孙翔托住她的手腕,用另一只手拿笔签字,她能感觉到孙翔的手指冰冷又沉稳,温和的抓住了她。


这双手和他的眼睛,哪个更美丽呢?


“行了。”孙翔签完名字放开她的手。


“哦哦。”她把手缩回去,没话找话的问“雨停了吗?”


“我不知道,”孙翔摇摇头“该停了吧。”


原来孙翔是可以那么温柔说话的人吗,女生心想,每个人心中都有温柔的一面吧,即使是横冲直撞的傲娇二货,也有温柔寂寞的时候啊!


孙翔一点也不像孙翔,他像伤了心的小孩子,她真想摸摸他的脑袋叫他不要伤心。


她又想到那个挑战韩文清的骄傲的男人,骄傲的好像有着融化太阳的野心,可是此刻他那么闷闷不乐,没有一颗属于他的糖果。


她想,她还是佩服他。


到了她该下车的那一站了,她站起来把位子让给孙翔,说“再见。”


那双曾经无知无畏的眼睛看着她,她希望明天这双眼睛就雨过天晴,流光溢彩。


孙翔轻声说“再见。”










我想写的东西我写出来的东西为什么差的那么多……